懒癌晚期

昨日夕阳小照  ,   摄于归途

汪·高三生·曼春

s市有座高中叫景美,
景美里有个姑娘叫曼春,
曼春有个竹马兼学长叫明楼。
得益于明汪两家世代交好的原因,明竹马伴着他的汪青梅一起长大 。明楼长汪曼春七岁,在他俩的成长之路上,明楼总是牵着小曼春的手在前面引导,汪曼春则是拉着他的手,踩着他的脚印一步步往前追。
所以汪曼春上的小学是明楼上过的,中学也是明楼的母校,如今高三的汪曼春更是放出豪言要和明楼同校同系。结果遭到一票熟人的嗤之以鼻。
高一学弟明台:加油曼春姐,梦想还是要有的,万一真见鬼了呢
同为高一的舞蹈社妹子于曼丽:学姐你要是报个文学或者艺术类的都行,报经济的……你得好好想想。
损友秦般弱和朱徽茵:……我就笑笑不说话。据说这俩人还私下里打赌,要是汪曼春真能梦想成真,她们请汪曼春一个月的大餐。
放出豪言的汪某人倒是老神在在地翘着二郎腿等着她的外援——师哥明楼。早就在一起的两个人暗搓搓地躲进小书房开始补习工作(以下为日常)
春:师哥师哥,我可都靠你了,她们说了要是我考上就请我一个月的大餐。(卖萌打滚星星眼)
楼(挑眉):哦?电话里说为了我们俩的未来,怎么到这就成吃饭了?
春:嘿嘿嘿,当然是把师哥拐骗,啊呸请过来最重要啊。
楼(弯腰,捂心脏):曼春你太伤师哥的心了,原来我们的未来还比不上一个月的饭,师哥教不下去了……
春:别别别,师哥。我保证认真补习,为我们的未来而奋斗。
楼:不够啊。
春:那你还要什么
话音刚落,明楼便飞快的俯下身来,双手握住她细瘦的肩膀,在她的唇角落下一吻。鼻腔里喷洒出的温热呼吸臊得汪曼春从脸颊红到耳朵根,脑袋埋在臂弯里死活不肯抬起来,唇角微微翘起,娇羞之中流露了几丝甜蜜。
装了许久的鸵鸟,汪曼春偷偷抬眼去看明楼。他背对台灯,侧脸被灯光映照得万分柔和,微微发亮的金丝眼镜给穿着宽松毛衣的他增添了几分文质彬彬。画面柔软,汪曼春的心被软成了一滩水。突然一言不发地钻进明楼怀里,头顶着他的下巴,和他一起看高三数学题。
这厢明楼自然而然地搂紧了小女友,下巴颏摩挲着她带着旋儿的发顶。一边讲题,一边光明正大的吃豆腐。对他们来说,此刻岁月静好。

在回家的路上不断地想念你